非凡炒股

玖龙点了一把火!第六轮涨价潮起 三级厂大呼上当

网络 2019-12-13 10:31:43

K图 spm_0

  随着年关将近,三级厂的也趋于忍耐为主。否则,很难说这把火会不会引起三级厂情绪反弹,继而重现纸荒时期三级厂抱团抵制涨价风波。

  老大出手果然非同凡响。12月10日,玖龙发布涨价通知,自12月11日起多品种原纸涨价50-200元不等;另一巨头山鹰方面也是涨价与停机函齐发,5个基地共计15台纸机将于2020年春节期间轮停4-20天,预计减产10万吨。

  这一波涨价,在整个市场点起了一阵火焰。浙江高阳纸业、开平市易大丰纸业、浙江华鑫纸业、浙江金华丁丁实业…一大批造纸厂相继发布涨价函,几乎是同一时间,下游的“涨价重灾区”也跟进一波,东莞大批三级厂接到涨价通知、宁波地区第6波纸板涨价潮来临。

  为什么临近年底还不让大家安生?整个行业到底缺纸有多严重?

  我们不妨先对比一组数据。2018年,全国纸及纸板产量达10435万吨,同比下降6.24%。其中,广东省纸及纸板产量 2094.55万吨,同比下降3.9%,占全国纸及纸板产量20.1%。全国和广东省纸及纸板产量双双出现下滑,这也是近十年来从未出现的现象。

  根据中商情报网的数据,2019年1-3季度全国机制纸及纸板产量逐渐增长,2019年10月全国机制纸及纸板产量为1071.4万吨,同比增长7.9%。2019年1-10月全国机制纸及纸板产量为10346万吨,同比增长3.3%。

  2018、2019年1-10月机制纸产量情况

  ——2019年前10月的机制纸及纸板产量就接近2018年全年产量。我们能否提出这样的疑问:既然从整体产量上未能看到产能出现明显下跌(实际甚至上升了),那么近期造纸厂、二级厂的连番涨价潮是怎么回事?是机制纸和纸板的结构性改变,导致箱板瓦楞纸、白卡纸产量不足吗?那多余的产量流入到哪里去了?

  这些疑问没人回答。从产量变化曲线来看,2019年造纸端的产量是优于2018年同期的。但2018年和2019年的涨价潮依然同期同步降临,而且情况都是极其相似:都是在玖龙一系的造纸巨头,三家纸厂接连发布停机、涨价函,平均涨幅50-100元/吨,停机时间最长20天。而不同的是,今年的涨价风潮远比去年强烈。

  上游原料价格完全不以终端需求的为转移,坚定的向着涨价迈步。

  这场涨价潮带来的直接数据成果,当然是造纸厂库存大量出清,二级厂获得了缺纸暗示大范围涨价,销量暴增,浙江某些地区11月份纸板总销量上升超过20个百分点。

  但对三级厂来说,经历了最开始的狂欢之后,已经开始感受到了痛处。三级厂的订单并没有大增,只是为了规避涨价风险提前把订单下到二级厂;集中下这么多订单,造成资金压力不说,仓库首先就受不了。

  最重要的是,原纸、纸板涨价意味着纸箱成本增高——但事实上,在市场没有爆发的时候,客户并不会对为这部分成本买帐。许多三级厂只能咬破牙齿往肚子里吞。

  连续涨价,终端客户都开始自闭了

  延续到第6波纸板涨价潮,越来越多的纸箱厂感觉上了当,三级厂的情绪前所未有的躁动。

  如果说12月月初的涨价潮只是“锐化”了二级厂和三级厂之间的关系的话,后续的这一波涨价潮(乃至更多涨价)就是在下游市场烧了一把火。而庆幸的是,随着年关将近,三级厂的也趋于忍耐为主。否则,很难说这把火会不会引起三级厂情绪反弹,继而重现纸荒时期三级厂抱团抵制涨价风波。

  这场涨价潮什么时候是个头?目前还没有明显征兆,有网友认为这波涨价只是2019年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疯狂,12月下旬价格将趋于稳定。而好消息是,尽管原纸涨价依旧,但最上游的废纸价格已经稳住涨势甚至开始回跌。至少在“借口”上,造纸厂们大概很难用“原料持续上涨”这个理由了吧?

  

标签:

相关阅读